首页 > 恒银资讯 > 公司新闻
恒银资讯︳央行降息的思考

7 月份的社会融资数据降幅达86%,截止8 月17 日,四大行存款负增长近5300 亿元,其中中行减少近2500 亿,工行减少近1300 亿,建行减少近1000 亿,农行减少500亿。8 月前两周四大行新增信贷规模更是延续7 月的悲惨走势。银行信贷数据的奇差凸显了目前经济形势的低迷。就在近期,李克强总理表示,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的增长既有诸多机遇也面临新的挑战。

金融数据和李克强总理的讲话显示,目前的经济的确已经出现了不同以往的变化,这个变化主要在于局部地区的金融风险正在发生,房地产也已经摇摇欲坠。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的房地产市场,出现实质性的改变趋势运行的变化,当前的经济形势已经非常复杂。

这个档口,恐怕央行的责任和担子会愈来愈重,2014 年以来,央行运用了定向降准,PSL 等微调手段,一直在放松货币的闸门,但同时央行也一直在通过货币市场的正回购操作调节流动性,但这是非常态化的选择,同时也难以解决目前市场利率居高的问题。目前以实体经济的增速来看,进行降息的意味已经愈加浓厚。

那么降息会不会推升新一轮的通胀上行,这也是央行最担忧的因素之一。从目前的实体经济态势来看,经济周期可能出了问题,也就是一直靠投资规模以提升经济增速的主动力已经出现了明显衰减,而要扭转这一衰减必须要在提升投资效率方面做文章,而这又是一个长期才能解决的问题。因此在现有投资效率的前提下,提高经济增速显然还需要在投资规模上下力度,但这有悖深化改革的初衷。

换挡期的经济增速可能会继续下一个台阶,这一过程中,央行采取必要的降息方式刺激经济也是必要之举。而经济下行阶段,通胀能否起来一方面看猪周期、一方面看房租价格。目前猪周期已经迈入新的回升期,令通胀的压力加大,但另一个角度,经济下行阶段下的通胀又难以起来,美国的次贷危机、欧盟的债务危机阶段,经济是处于准通缩的状态。

我国的经济现在虽然还没有迹象表明出现大幅下行的风险,但经济的增速是下台阶的,地产市场也出现了转向。此阶段通胀大幅上升并不可能。而房租价格目前也到了顶部区间,房租价格随着经济增速换挡出现下行也是时间问题。经济换挡必然会挤压社会财富,尤其是目前金融风险的释放,社会财富增速受到挤压,间接的就会影响到房租价格。

通胀不足虑,央行担忧的依然是效率问题,也就是降息的效应依然无法有效的传递到实体经济,而更多的受益方是房地产部门和产能过剩的国有部门。但目前的经济形势,央行严厉的窗口指导已经影响了效率部门的信贷需求。降息的益处在于可以直接有效的引导利率下行,可以压低效率部门的融资成本,利于稳经济。

利率居高实际上受影响最明显的依然是效率部门,无效和低效的部门由于存在地方与银行的利益捆绑,仍然可以以低利率获得银行信贷。至于房地产市场,从地产定位回归正常化的角度和市场预期的角度,现在已经不是考虑地产市场再次上行的问题,而是要考虑地产市场是否会出现大幅下行的风险问题。这一角度讲,目前央行对降息持“矜持”的态度迟早会打破,降息的时间窗口已越来越近。

    版权所有 恒银基金 法律条款